<form id="thblv"><nobr id="thblv"><meter id="thblv"></meter></nobr></form>

      <address id="thblv"><form id="thblv"><meter id="thblv"></meter></form></address>

        <form id="thblv"><form id="thblv"><th id="thblv"></th></form></form>

        最高檢舉行“依法嚴懲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發布會
        2020-04-23 | 來源: 最高檢網站

          原標題:最高檢舉行“依法嚴懲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新聞發布會

          4月23日,最高檢舉行“依法嚴懲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新聞發布會,請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委會副部級專職委員萬春、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審判第三庭庭長李勇、公安部刑事偵查局二級巡視員童碧山、司法部律師工作局一級巡視員王學澤、最高人民檢察院法律政策研究室主任高景峰出席發布會,介紹“兩高兩部”《關于依法嚴懲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的意見》、3件依法嚴懲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典型案例有關情況,并回答記者提問。最高人民檢察院新聞發言人肖瑋主持發布會。

        新聞發布會現場

          最高人民檢察院新聞發言人肖瑋:

          各位記者朋友,大家上午好!歡迎參加最高人民檢察院新聞發布會。今天發布會的主題是“依法嚴懲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出席發布會的嘉賓是: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委會副部級專職委員萬春,法律政策研究室主任高景峰,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審判第三庭庭長李勇,公安部刑事偵查局二級巡視員童碧山,司法部律師工作局一級巡視員王學澤。

          發布會共有三項議程:一是發布“兩高兩部”《關于依法嚴懲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的意見》,通報《意見》制定背景、意義及主要內容;二是發布3件依法嚴懲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典型案例;三是回答記者提問。

          今年是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決勝之年。為持續深入推進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正確適用法律政策,依法從嚴懲治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更好地保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促進社會和諧穩定,最高人民檢察院會同最高人民法院、公安部、司法部制定、印發了《意見》。

          現在進行第一項議程,請萬春專委向大家通報《意見》制定背景、意義及主要內容。

          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委會副部級專職委員萬春:

          各位記者,大家上午好!現在我向各位通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關于依法嚴懲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的意見》(高檢發〔2020〕4號,以下簡稱《意見》)的有關情況。

          一、《意見》的制定背景。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開展以來,各級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和司法行政機關堅決貫徹落實中央部署,嚴格依法辦理涉黑涉惡案件,取得了階段性成效。今年是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決勝之年,我們面臨更加復雜的形勢和更加艱巨的任務。

          未成年人涉黑惡犯罪雖然從整體上看人數總量不大,占同期犯罪比例不高,但數量逐年增長。例如2017年至2019年,全國檢察機關辦理的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件,受理審查起訴的未成年人數分別為84人、428人、552人,2018年、2019年比上年分別增長了410%、29%。更突出的問題是,一些黑惡勢力利用刑法關于刑事責任年齡的規定,有意將未成年人作為發展對象,以此規避刑事處罰,嚴重損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無論是對社會和諧穩定還是對未成年人成長都危害極大。

          例如,有的黑惡勢力犯罪組織自編順口溜“只要不碰八大類(刑法第十七條規定的故意殺人、故意傷害致人重傷或者死亡等八種犯罪行為),天塌下來都不怕”,在組織成員中傳播,誘導一些未成年人加入該組織;有的黑惡勢力刻意招募、拉攏未成年人,在案發后故意安排不滿十六周歲的成員到公安機關投案;還有一些黑惡勢力利用未成年人尋求刺激、好奇的心理,以容留、教唆吸食毒品等方式引誘未成年人加入,以達到任意控制未成年人的目的。

          據檢察機關統計,2018年1月至2020年3月,全國檢察機關共受理審查批準或者決定逮捕黑惡勢力犯罪案件62247件180854人;經審查批準和決定逮捕46173件135865人,其中涉未成年人3841人,包括涉黑案件392人、涉惡案件3449人。共受理審查起訴黑惡勢力犯罪案件51441件258662人,經審查決定起訴28091件173235人,其中涉未成年人7277人,包括涉黑案件941人、涉惡案件6336人。

          為扎實推進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持續深入開展,不斷完善斗爭方法,依法嚴厲懲治、有效防范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最高人民檢察院會同最高人民法院、公安部、司法部,經深入調查研究、反復論證完善,制定了本《意見》。

          《意見》對嚴懲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的行為,更好地保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作了全面、系統的規定。制定本《意見》,是政法機關充分發揮執法司法職能,貫徹落實中央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決策部署,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一項重要舉措。《意見》的公布施行,對于依法嚴懲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推進未成年人司法保護工作,必將發揮重要作用。

          二、《意見》的主要內容。《意見》從突出打擊利用未成年人的黑惡勢力,嚴格依法辦案,積極參與社會治理、預防未成年人違法犯罪等法律適用、辦案程序、工作機制方面作出規定,主要包括以下幾個方面的內容:

          (一)明確了“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的五種行為。《意見》規定“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是指:1.脅迫、教唆未成年人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惡勢力犯罪集團、惡勢力,或者實施黑惡勢力違法犯罪活動的;2.拉攏、引誘、欺騙未成年人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惡勢力犯罪集團、惡勢力,或者實施黑惡勢力違法犯罪活動的;3.招募、吸收、介紹未成年人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惡勢力犯罪集團、惡勢力,或者實施黑惡勢力違法犯罪活動的;4.雇傭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違法犯罪活動的;5.其他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的情形。

          (二)明確了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應當從重處罰的九種情形。《意見》規定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應當從重處罰的情形包括:1.組織、指揮未成年人實施故意殺人、故意傷害致人重傷或者死亡、強奸、綁架、搶劫等嚴重暴力犯罪的;2.向未成年人傳授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的方法、技能、經驗的;3.利用未達到刑事責任年齡的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的;4.為逃避法律追究,讓未成年人自首、做虛假供述頂罪的;5.利用留守兒童、在校學生實施犯罪的;6.利用多人或者多次利用未成年人實施犯罪的;7.針對未成年人實施違法犯罪的;8.對未成年人負有監護、教育、照料等特殊職責的人員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違法犯罪活動的;9.其他利用未成年人違法犯罪應當從重處罰的情形。

          (三)明確對利用未成年人實施犯罪的黑惡勢力首要分子、骨干成員、糾集者、主犯和直接利用者五類人員從重處罰。《意見》規定,黑社會性質組織、惡勢力犯罪集團利用未成年人實施犯罪,對犯罪集團首要分子,按照集團所犯的全部罪行,從重處罰。對犯罪集團的骨干成員,按照其組織、指揮的犯罪,從重處罰。惡勢力利用未成年人實施犯罪的,對起組織、策劃、指揮作用的糾集者,惡勢力共同犯罪中罪責嚴重的主犯,從重處罰。黑社會性質組織、惡勢力犯罪集團、惡勢力成員直接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的,從重處罰。

          在此基礎上,《意見》進一步要求,利用未成年人參加黑惡勢力,或者實施黑惡勢力犯罪,雖然未成年人并沒有加入黑惡勢力,或者沒有實際參與、實施黑惡勢力違法犯罪活動,對黑惡勢力的首要分子、骨干成員、糾集者、主犯和直接利用的成員,即便有自首、立功、坦白等從輕減輕情節的,一般也不予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四)要求在偵查、起訴、審判、執行各階段,全面體現依法從嚴懲處。《意見》要求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和司法行政機關要加強協作配合,對嚴懲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形成打擊合力。公安機關要嚴格掌握取保候審、監視居住的適用條件,及時提請逮捕。檢察機關要加強立案監督,符合逮捕條件的堅決逮捕,符合起訴條件的堅決起訴,并提出從嚴處罰的量刑建議。人民法院要嚴格掌握緩刑、減刑、假釋的適用,嚴格掌握暫予監外執行的適用條件。充分利用財產刑、資格刑,禁止從事相關職業等。

          (五)要求積極參與社會治理,實現對罪錯未成年人的標本兼治。《意見》規定,被黑社會性質組織、惡勢力犯罪集團、惡勢力利用,偶爾參與黑惡勢力犯罪活動的未成年人,按其所實施的具體犯罪行為定性,一般不認定為黑惡勢力犯罪組織成員。

          在此基礎上,《意見》進一步提出,要完善工作機制,邊打邊治邊建,有效預防未成年人被黑惡勢力利用。建立與共青團、婦聯、教育等部門的協作配合工作機制,教育引導未成年人遠離違法犯罪。推動建立未成年人涉黑涉惡預警機制,及時阻斷未成年人與黑惡勢力的聯系。重視和發揮基層組織在預防未成年人涉黑涉惡犯罪中的重要作用,進一步推進社區矯正機構對未成年社區矯正對象采取有針對性的矯正措施。加強重點青少年群體的法治教育,強化未成年人對黑惡勢力違法犯罪行為的認識,提高未成年人防范意識和法治觀念,遠離黑惡勢力及其違法犯罪。

          我要向大家通報的情況就這些。謝謝大家。

          肖瑋:

          謝謝萬春專委。《意見》全文已經印發給大家,請大家結合剛剛萬春專委發布的內容深入理解、準確采用。

          下面進行第二項議程,發布3件依法嚴懲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典型案例。因案例已經作為發布會材料發印發給大家,就不一一宣讀了。現在請高景峰主任簡要介紹案例相關情況。

          最高人民檢察院法律政策研究室主任高景峰:

          記者朋友們,大家好。此次發布的三個典型案例,突出了黑惡勢力利用未成年人實施犯罪的具體情形,樹立了對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依法嚴懲、對未成年人合法權益最大保護的辦案理念。對于辦理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案件具有積極的參考和借鑒意義。

          案例一以謝某某為組織、領導者的黑社會性質組織,先后拉攏、招募、吸收18名未成年人實施尋釁滋事、聚眾斗毆、敲詐勒索等一系列違法犯罪活動,欺壓殘害群眾,為非作惡,稱霸一方,在當地形成重大影響。被利用的18名未成年人中有16名未滿十六周歲,大部分還是在校學生。

          拉攏、招募、吸收未成年人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或者實施黑惡勢力違法犯罪活動,是《意見》規定的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的典型行為。利用未達到刑事責任年齡的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是《意見》明確的應當從重處罰的情形。按照《意見》要求,應當對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的首要分子謝某某按照該組織所犯的全部罪行,從重處罰。

          案例二以黎某甲為首的惡勢力犯罪集團,在當地多次實施違法犯罪活動,造成較為惡劣的社會影響。黎某甲糾集未成年人尋釁滋事,任意損毀他人財物。為規避刑事處罰,又指使未成年人到公安機關自首、作假口供,包庇其他同案犯。

          黑惡勢力犯罪分子為逃避法律追究,利用未成年人心智不成熟、社會閱歷淺、法治意識淡薄的特點,指使未成年人錄假口供、作偽證,不僅妨害正常司法活動,而且極大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權益。對黑惡勢力利用刑法關于刑事責任年齡的規定,有意將未成年人作為黑惡勢力的發展對象,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讓未成年人自首、做虛假供述頂罪的,應當按照《意見》要求,從重處罰。

          案例三靳某某惡勢力犯罪團伙為非法販賣銀行卡盈利,雇傭多名未成年人,多次威脅、恐嚇在校學生,實施非法拘禁等違法犯罪活動。檢察機關針對涉黑、涉未成年人案情提前介入偵查活動,及時面見涉案未成年人,進行教育感化。建議法院對涉案未成年人適用緩刑,對該案主犯靳某某提出從重處罰的量刑建議。

          雇傭未成年人參與黑惡勢力違法犯罪活動,屬于《意見》規定的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的行為之一。檢察機關堅決遏制黑惡勢力侵蝕未成年人,對利用多人或者多次利用未成年人實施犯罪的黑惡勢力依法堅決起訴、從重提出量刑建議。對被利用的未成年人,實行分級保護處遇。對涉罪未成年人,通過親情會見,教育、感化,引導其認罪認罰獲得從寬處理;對屬于初犯、偶犯的未成年人,充分發揮不捕、不訴、刑事和解等制度機制作用,積極適用附條件不起訴;對未達到刑事責任年齡的未成年人,與公安機關溝通,由其訓誡,責令監護人嚴加管教,同時聯合相關幫教主體,開展重點觀護和幫教,預防再犯。

          肖瑋:

          謝謝高景峰主任。接下來進行第三項議程,請各位記者朋友提問。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視新聞記者:

          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進入決勝之年、治本之年,此次發布有關打擊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的《意見》,有哪些重點考慮?

          萬春:

          正如這位記者所指出的,當前,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進入爬坡攻堅階段,出現了一些新情況、新問題。不少地方反映,未成年人被成年犯罪人利用參加、實施黑惡勢力違法犯罪活動問題比較突出。為保障法律正確、統一適用,《意見》將從嚴懲治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的行為,保障未成年人合法權益不受侵犯作為一條貫徹始終的主線。具體而言,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樹立對脅迫、教唆、拉攏、引誘、欺騙等利用未成年人的成年犯罪人依法嚴懲的理念。刑法有關條款體現了對利用未成年人犯罪從重處罰的精神。例如,第二十九條規定,教唆不滿十八周歲的人犯罪的,應當從重處罰。

          《意見》從司法適用的層面,進一步強調了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應當從重處罰的行為,包括脅迫、教唆、拉攏、引誘、欺騙、招募、吸收、介紹未成年人參加黑惡勢力或者實施黑惡勢力違法犯罪活動,雇傭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違法犯罪活動等行為。

          二是明確對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違法犯罪從重處罰的突出情形。《意見》明確列舉了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應當從重處罰的9種情形。這幾種情形是在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時,發現的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違法犯罪的常見、多發、性質尤為惡劣的情形。例如,組織、指揮未成年人實施嚴重暴力犯罪的,利用未達到刑事責任年齡的未成年人的,為逃避法律追究讓未成年人頂罪的,利用留守兒童、在校學生的等。

          三是提出對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的首要分子、骨干成員、糾集者、主犯和直接利用的成員從嚴打擊的“全覆蓋”。對于未成年人被利用參與黑惡勢力違法犯罪的,應當重在切斷“毒源”,防止低齡未成年人“積小惡成大患”。《意見》規定,利用未成年人的黑惡勢力,對犯罪集團的首要分子,按照集團所犯的全部罪行從重處罰。對犯罪集團的骨干成員,按照其組織、指揮的犯罪從重處罰。對在惡勢力中起組織、策劃、指揮作用的糾集者,罪責嚴重的主犯,從重處罰。對直接利用者,從重處罰。

          同時,《意見》要求,即使未成年人沒有加入黑惡勢力,沒有實際參與實施黑惡勢力違法犯罪活動,對黑惡勢力的上述人員,一般也不予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四是要求謹慎處理涉黑惡犯罪的未成年人,堅持對未成年人“教育為主、懲罰為輔”。被利用參與黑惡勢力的未成年人,雖然實施了某些違法犯罪活動,但自身更是黑惡勢力的受害者。《意見》堅持對未成年人的特殊、優先保護原則,明確被黑惡勢力利用,偶爾參與違法犯罪活動的未成年人,按其所實施的具體犯罪行為定性,一般不認定為黑惡勢力犯罪組織成員。

          《意見》還要求,要積極參與社會治理。對被黑惡勢力利用的未成年人,要配合有關部門及早發現、及時挽救。對未達到刑事責任年齡的未成年人,要通過落實家庭監護、強化學校教育管理、送入專門學校矯治、開展社會化幫教等措施做好教育挽救和犯罪預防工作。要加強重點青少年群體的法治教育,提高未成年人防范意識和法治觀念,有效預防未成年人被黑惡勢力利用。

          新華社記者:

          人民法院對于依法嚴懲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違法犯罪活動的犯罪分子,以及在保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防范黑惡勢力侵蝕未成年人群體方面采取了哪些舉措?

          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審判第三庭庭長李勇:

          黑惡勢力犯罪組織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違法犯罪活動,不僅嚴重破壞社會管理秩序,侵害人民群眾生命、財產權利,而且嚴重危及未成年人健康成長,嚴重危害社會和諧穩定。

          人民法院對于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違法犯罪活動的犯罪分子,始終堅持依法嚴懲方針,不僅在判處主刑時從嚴懲處,而且依法運用財產刑、資格刑加大打擊力度,并嚴格掌握緩刑、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的適用,對于符合刑法第三十七條之一規定的,依法禁止其從事相關職業。

          與此同時,各級法院還堅持在司法審判過程中依法保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充分發揮職能作用,采取強有力的措施,阻斷黑惡勢力向未成年人群體的滲透。一是堅持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針,切實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對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的未成年人,符合法定酌定從寬處罰條件的,依法從寬處罰。如,江蘇法院在2019年共對10名犯罪情節輕微的未成年人依法不予認定為黑社會性質組織成員,貫徹了教育為主、懲罰為輔的原則。

          二是按照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訴訟程序規定,依法充分保障未成年人行使其訴訟權利,保障未成年人得到法律幫助,加強對未成年人特殊保護。三是主動加強同政府有關部門以及共青團、婦聯、工會、未成年人保護組織等單位團體的聯系,推動未成年人刑事案件人民陪審、情況調查、安置幫教等工作的開展,積極參與社會治安綜合治理。

          四是對于在審理黑惡犯罪案件過程中發現的行業監管漏洞,及時通報相關部門,提出加強對未成年人教育、引導的建議,從源頭上遏制黑惡勢力對未成年人群體的侵蝕。如,廣西法院2019年針對未成年人涉黑涉惡問題提出司法建議8份,建議校園加強法制教育和紀律教育,防止黑惡勢力滲透,保護學生健康成長。五是持續深入開展有針對性的法治宣教活動,在官網、微博、微信公眾號發布掃黑除惡相關內容,采用進學校、進社區、進村鎮等方式開展法治教育宣傳,增強未成年人法治意識。

          中國婦女報記者:

          請介紹一下公安機關打擊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的簡要情況,如何適用《意見》進一步開展打擊工作?

          公安部刑事偵查局二級巡視員童碧山:

          公安機關高度重視保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高度關注利用未成年人實施犯罪問題。在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中,全國公安機關共打掉涉黑組織2954個,惡勢力犯罪集團9814個,其中,有未成年人參與的占到近20%,未成年人涉案人數占總數7%左右。

          從國內打擊情況看,為逃避刑事處罰,黑惡犯罪組織成員呈低齡化發展趨勢,嚴重損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嚴重破壞社會治安秩序和社會和諧穩定。從境外黑社會犯罪的發展規律看,針對未成年人招募、吸收組織成員,教唆、引誘實施犯罪也是黑社會組織慣用手法。出臺此兩高兩部《意見》,對嚴懲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保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意義重大。

          公安機關肩負打擊犯罪、保護人民、維護穩定的光榮職責。下一步,我們將嚴格貫徹落實《意見》有關要求,依法加大對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的打擊力度。一是精準打擊。把打擊鋒芒始終對準《意見》所明確的“利用未成年人實施的黑惡勢力犯罪”的5種行為,主要有實施脅迫、教唆、拉攏、引誘、欺騙、招募、吸收等行為的成年犯罪人。

          二是從嚴打擊。對《意見》規定的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應當從重處罰的9種情形,公安機關在偵查辦案中將從嚴掌握取保候審、監視居住的適用,對首要分子、骨干成員、糾集者、主犯和直接利用等5類從重處罰對象,堅決依法提請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全面體現依法從嚴懲處。對重大疑難案件,公安部將進行掛牌督辦,確保查深查透,依法嚴懲。三是寬嚴相濟。對偶爾被利用而參與黑惡勢力違法犯罪活動的未成年人,公安機關將落實寬嚴相濟政策,按其所實施的犯罪行為慎重、準確定性,不應認定為黑惡勢力組織成員的堅決不予認定。

          另外,公安機關在抓好打擊工作的同時,將繼續加強與共青團、婦聯、教育等部門的協作配合,強化校園安全工作機制,協助做好教育挽救和犯罪預防工作,及時阻斷未成年人與黑惡勢力的聯系。

          中國青年報記者:

          一些黑惡勢力利用法律對未成年人的特殊保護實施犯罪,逃避刑事處罰。檢察機關在辦案中如何依法履行法律監督職責,加大對此類犯罪的打擊力度?

          高景峰:

          從檢察機關辦理的黑惡勢力犯罪案件看,未成年人參加黑惡勢力犯罪大多數被成年犯罪人利用。上海、河北、云南、海南、福建等檢察機關反映,未達到刑事責任年齡人涉黑惡勢力犯罪的不在少數。福建檢察機關辦理的陳某等人惡勢力犯罪案件中,因不滿16周歲未被追究刑事責任的成員多達19人。

          對于未成年人被利用參與黑惡勢力違法犯罪的,應當重在切斷“毒源”,加大對黑惡勢力成年犯罪人的打擊力度。檢察機關在辦理此類案件時,需要注意:

          一是突出打擊重點,加強刑事立案監督。人民檢察院要加強對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案件的立案監督。近年來,檢察機關在立案監督中公安機關形成良好互動關系,發現公安機關可能存在應當立案偵查而不立案偵查的,應當依法進行審查。

          被利用的未成年人的法定代理人、近親屬認為公安機關應當立案偵查而不立案偵查向人民檢察院提出的,應當受理并進行審查。經審查,認為需要公安機關說明不立案理由的,應當要求公安機關書面說明不立案的理由,認為不立案理由不能成立的,應當依法通知公安機關立案。

          二是落實從嚴要求,依法批捕、依法起訴。對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的首要分子、骨干成員、糾集者、主犯和直接利用的成員,符合逮捕條件的依法堅決批準逮捕,符合起訴條件的依法堅決起訴。對于此類案件,人民檢察院可以對案件性質、收集證據和適用法律等向公安機關提出意見建議。不批準逮捕后要求公安機關補充偵查或者審查起訴階段退回補充偵查的,人民檢察院應當分別制作詳細的補充偵查提綱,寫明需要補充偵查的事項、理由、偵查方向、需要補充收集的證據及其證明作用等,送交公安機關開展相關偵查補證活動,并且人民檢察院應當跟蹤補充偵查情況,有針對性地加以引導。

          三是貫徹認罪認罰從寬制度,依法提出從嚴處罰的量刑建議。辦理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要將依法嚴懲與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有機結合起來。對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的成年犯罪人,要考慮其利用未成年人的情節,向人民法院提出從嚴處罰的量刑建議。

          對于雖然認罪,但利用未成年人犯罪行為性質惡劣、犯罪手段殘忍、嚴重損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不足以從寬處罰的,在提出量刑建議時也要依法從嚴從重。

          檢察日報記者:

          如何在嚴懲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辦理工作中發揮律師職能作用?

          司法部律師工作局一級巡視員王學澤:

          《意見》對切實保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嚴厲打擊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行為具有重要意義。律師是全面依法治國的一支重要力量,是刑事訴訟活動的重要參與者,在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促進司法公正中發揮著重要作用。

          司法部將指導各級司法行政機關、各律師協會將認真貫徹落實《意見》部署要求,積極引導廣大律師依法履職盡責,為依法嚴懲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作出積極貢獻。

          一是依法參與案件辯護代理。積極引導廣大律師依法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提供法律咨詢和法律幫助,嚴格按照相關法律規定提出辯護代理意見,協助辦案機關嚴把案件事實關、法律關,為案件依法辦理創造條件。

          二是做好未成年人法律援助工作。引導律師事務所和律師依法履行法律援助義務,為符合法律援助條件以及不符合法律援助條件、權益受到侵害但又確實存在困難的未成年人提供免費法律幫助和法律援助,切實維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

          三是積極參與社會治理工作。充分發揮律師專業優勢、職業優勢和實踐優勢,指導廣大律師通過擔任中小學校法治校長、輔導員等方式,廣泛開展送法進校園活動,加強對未成年人及其監護人,以及學校教職工的法治教育培訓,強化未成年人對黑惡違法犯罪行為的認識,提高未成年人防范意識和法治觀念,遠離黑惡勢力及其違法犯罪活動。

          肖瑋:

          因為時間關系,提問就到這里,特別感謝5位嘉賓的發布和解讀。此次《意見》出臺,對嚴懲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保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意義重大。

          一是明確依法嚴懲的“著力點”。詳細列舉了“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的5種行為和9種應當從重處罰的情形,明確對首要分子等5類從重處罰對象,從嚴打擊“全覆蓋”。二是打出依法辦案的“組合拳”。明確政法機關既要各司其職更要形成合力,全面體現依法從嚴懲處精神。三是共建社會治理的“防火墻”。從源頭上遏制黑惡勢力向未成年人群體侵蝕蔓延,離不開社會各界的共同努力。

          下一步,檢察機關將深入貫徹落實中央決策部署,與有關部門一道綜合施策、精準發力,為維護未成年人健康成長,打贏掃黑除惡人民戰爭,促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作出積極貢獻。今天的發布會到此結束。謝謝大家。

        責任編輯:李昭

        分享到:

        激情性爱视频全集黄色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万赏网